「我的演藝生活」分享會


每位應考香港演藝學院戲劇學院的人,面試當日都會被安排在「一號排練室」等候。多少準備投身戲劇的年青人,就在這空間不大的房子展開夢想……各位觀眾,《一號排練室》現在正式揭起序幕!

《一號排練室》籌備多年,探討演藝學院戲劇學院畢業生心中的「表演學」,深入訪問32位在影視劇界造出成績的傑出校友,每篇訪問均附著表演學筆記,為本港首部以演藝畢業生為主題的著作。

出版社同窗文化工房和香港演藝學院校友會現合辦座談會「《一號排練室》.我的演藝生活」,由電影《門徒》編劇及憑舞台劇本《浮沙》獲台北文學獎的龍文康(《一號排練室》作者之一)擔任主持,由大師兄及香港演藝學院校友會主席黃秋生率領一眾影視舞台中堅份子劉雅麗、蘇玉華、潘燦良及梁祖堯,真誠分享在演藝學戲的那些日子,是話劇愛好者、從事戲劇工作新人類不可錯過的一次難得聚會。

活動花絮

每一個演藝學院學生都曾經歷在一號排練室等候面試,這裡是不少出色舞台工作者的起點。《一號排練室》作者之一龍文康邀得一眾著名演藝畢業生,包括黃秋生、劉雅麗、蘇玉華、潘燦良及梁祖堯,從一號排練室開始說起,由求學逸事,到踏上舞台的挑戰,與讀者分享他們的每幕好戲。

要考入演藝,究竟需要天賦才華? 舞台經驗? 運氣? 這大概沒人能說得清。眾人大師兄、首屆畢業生黃秋生當年由亞視訓練班入行,有感演技不足,萌生入讀演藝的念頭,「當時請教不少前輩應否去學戲,大多說『演技不用讀的,慢慢你就會明』。當時僅得一個說,『後生仔,多讀點書也是好的』。結果我聽他說,壯起膽應考,因有電視演出經驗而被錄取。」入讀演藝理由各有不同,劉雅麗因曾陪朋友應考而一遊演藝學院,被院內學習氣氛吸引而應考;蘇玉華有感當空中服務員非心中所願,適逢聞說小學同學入讀演藝,好奇心使然下特地往灣仔校舍看看,結果一看便覺「我要在這裡讀書」;潘燦良亦坦言,當年讀書不成,便想學一門自己有興趣的手藝,還要報考4次才成功。但無論出發點如何,結果卻是一樣,眾人異口同聲的說:「在演藝學習的日子是最開心的。」

說起各人在校日子,又有不少笑料讓讀者捧腹大笑,如劉雅麗分享,當年曾趁空堂與同學躲在更衣室打麻雀,被保安揭發,要見當時戲劇學院院長King Sir(鍾景輝)。「當時King Sir說學校是學習的地方,要打牌就來我家。」一句盡顯King Sir的可愛處,也令讀者們哄堂大笑。深刻的還有八九民運,劉雅麗指當時正演出音樂劇《武士英魂》,劇中有不少具革命意味的歌,而忘不了的是一眾演員在唱最後一曲The Impossible Dream時都忍不住哭了。

離開校園,一眾嘉賓又要面對職場挑戰,因為演藝界對所謂學院派演員都有一定想法。蘇玉華回想,尤其是在電影台工作,有一段時間常被指派演出一些自覺不太適合的角色,面對沒有演技訓練的對手亦有難以合作的感覺,但她在過程中調節想法,也忠於自己的藝術、訓練,漸能克服困境。潘燦良於畢業後加入香港話劇團,初段有幾年時間未被委派演出主要角色,經歷工作低潮,但當扭轉心態看,演員的不穩定性其實是很有趣的:「對演員說,運氣是必須的,但要先做好自己。」而師兄黃秋生回應指,「還是別想太多,終歸是一條命而已。熱愛工作可以計,命運卻不可以計。」他又坦言,演藝學院畢業的演員是有一種共同的語言,這種語言有助承傳演技,「沒有受過訓練的演員從經驗中鍛鍊演技,但他們難以形容其方法,教不到人便很可惜。」

*活動花絮文字來源自「商務網上書店」www.cp1897.com.hk/activity.php?displaytype=2&id=413

 

發表迴響